《和女生做愛都要知道的大小事》還在募資中,熱線晚會也要來了喔!

【聯安醫週刊】提供健康新知、飲食營養等內容,以淺顯易懂的方式和大家輕鬆聊健康,落實生活中的健康美學。 以英文角度感受臺北的魅力,【TAIPEI英文季刊電子報】給你流行話題、美食景點不同主題的精彩報導。

無法正常瀏覽圖片,請按這裡看說明   無法正常瀏覽內容,請按這裡線上閱讀
新聞  健康  財經  追星  NBA台灣  udn部落格  udnTV  讀書吧  
2017/05/05第42期 | 訂閱/退訂 | 看歷史報份
 
編輯手札
《和女生做愛都要知道的大小事》還在募資中,熱線晚會也要來了喔!
文章選讀
FlyingV:拉子的武林性愛寶典重出江湖二三事
報導者:陳宣澍/偏鄉同志少年 活下去的承諾
Grindr:Taiwan Comes Closer To Acceptance
新聞選讀
關鍵評論網:「我們被電擊、輪毆、甚至處決」車臣同志慘遭捕獵
風傳媒:最被看好候選人文在寅:我反對同性戀會削弱國防力量
聯合報:軍醫院社工師 院訊為文:同性戀是次文化
上報:【國外經驗告訴你】當同性婚姻合法後…加法英美:社會沒有崩潰
活動快報
五月份熱線活動快報
友團資訊:自己的立委自己教!打造地方性別小書庫
 
 

《和女生做愛都要知道的大小事》還在募資中,熱線晚會也要來了喔!

五月到了,今年也過了三分之一,熱線的晚會也快要到了~~ 先和大家預告,台北場晚會會在8/5(六),高雄場則是在10/8(日),邀請你們先把時間空下來喔!而為期兩個月的《和女生做愛都要知道的大小事:Happy Sex,Happy Life!》募資專案,還有一個月到5/27,協助我們讓更多女孩知道這個專案,支持熱線和所有女孩們一起認識自己的身體,也好好談性說慾,是時候我們都要玩得抬頭挺胸! 本期電子報的文章選讀,首先分享的文章,是參與熱線第一版拉子性愛寶典義工MissBee,與大家分享當初編撰過程的點點滴滴;第二篇同樣是熱線義工的好文,小編認為藉由這篇文章,除了看見偏鄉青少年同志的處境,同時真實反映出性別多元教育的重要性,4/20也是葉永鋕離開我們第17年,希望我們能夠持續透過教育的力量,讓我們不要再有下一個受傷的孩子;最後一篇則是熱線工作人員小杜的故事,目前主要在男同志交友軟體上刊登,讓世界各地的同志能夠透過他的故事更理解台灣,我們這邊附上好讀中文版給大家! 新聞選讀部分,過去這個月最重要的兩個國際同志的新聞,就是車臣同志遭到迫害,以及前陣子南韓軍中打壓同志與其總統候選人公開表示反對同性戀。台灣則是有社工師在公開的平台上,表達對同志和愛滋議題的無知,這些都顯示不論在世界或是回到台灣本身,離真正讓同志處在無壓迫、安全的環境,都仍是有一段距離,需要你我繼續努力。不過,仍是有些正向的例子,分享給大家加法英美的例子,看他們通過婚姻平權後,社會的改變。 活動快報部分,目前的例行性活動,都可以在熱線官網上查詢,歡迎大家來參加我們五月份的活動囉∼

 
 
 

FlyingV:拉子的武林性愛寶典重出江湖二三事
作者 Missbee

今天由同樣是第一代拉子性愛寶典作者群之一Missbee,來跟大家分享當初編撰過程的點點滴滴:) 熱線親密關係小組在2010年出版的《拉子性愛寶典》,相傳是台灣(甚至是華語地區)第一本圖文並茂的本土女女性愛手冊,在坊間一時洛陽紙貴,供不應求。當時我有幸參與編寫這本尺寸迷妳但情深義重的武林秘笈,藉著這個再版的募資計畫,和大家一起回首往事,遠目前程。 但凡人在江湖,就身不由己要知道練功的重要「性」。如果東方不敗有葵花寶典,男同志有性愛達人手冊,那拉子們有什麼跡可循?當年我們問天問大地,最後面面相覷只能問自己。 在台灣,女人談論自己的性與身體總是扭扭捏捏,猶抱琵琶半遮面,要掌握發言權還得長袖善舞,才能在性別不平等的父權社會中衝撞出超越二元對立、非聖女即妓女的多元自主空間。女同志的性就更不用說了,圈內圈外都好奇,簡直比 X 檔案還神秘——有聞女女之間是春風蝴蝶百里香草,眼神相對就能高潮;也有人堅信古早味磨豆腐、祖傳雙頭龍才是王道。然而 21世紀了,親密關係小組驚覺女同志的性資源長期稀缺,有好好撰寫一本小書傳世之必要。 於是,我們一群性/別認同各自表述的拉子們開始閉關修煉,集思廣益,從分享臨「床」經驗,到丟出深藏內心的問題;從各自網羅資料,到制定大綱分工撰寫;從手繪插圖,到實(裸)體拍攝。在這個集體創作的過程中,我們也經營出一個安全互信(同時險被指險套淹沒)的空間,不管是討論傳說中的「G點在哪裡」、「陰道的酸鹼值」、「口交膜的承受力(?)」,還是「拳交與人體極限」的關係,夥伴們均大膽假設,小心求證,坦然分析,彼此(的心靈)更加親密靠近。 一年多的時間,像孵恐龍蛋一樣,《拉子性愛寶典》終於付梓成書。打開扉頁,是從女性身體到女女關係深入淺出的介紹。口袋般的大小,捧在手掌心上剛剛好。我們的目標一直是製作出一本生長自社群,最終也能回應社群需求的教戰手冊。不求人見人愛、花見花開,只願拋磚引玉,在女同志的性愛荒原中開拓天地,累積有溫度、有情感的在地資源。 第一本,是因為前無古人但求來者。 本土,是因為生於斯長於斯的驕傲。 文圖並茂,是因為看得見很重要。 如今七年過去了,已絕版的《拉子性愛寶典》蠢蠢慾動。重出江湖之際,當然不能只靠過往一招半式,據傳再版香豔刺激,無碼新增「死床」與「一夜情」。不管您是得道高人還是武林至尊,抑或初出茅廬、勇闖天涯的小鮮肉,我們誠心邀請您一起扶持這個再版計畫,不只是相濡以沫,珍惜成長的美好,更求有朝一日,我們一起走過荒蕪,彼此相忘於江湖。 →原文網址

 

報導者:陳宣澍/偏鄉同志少年 活下去的承諾
作者 陳宣澍
(攝影/余志偉)

作者為「同志諮詢熱線」義工,本文為熱線到校園進行性平教育演講、面談的第一手觀察,希望呈現部份同志青少年的彷徨困境。為了保護當事人,文中之學校、學生姓名皆隱匿,並避免過度描述個案細節。 天猶未光,我就和「台灣同志諮詢熱線」的朋友出發,在鐵門尚緊閉的捷運站前招呼了正抽煙聊天的計程車運將,直奔至車站,轉乘高鐵南下,又被對口老師接應上車,五個人塞進鐵殼,在農田樹林寡屋空地之間蜿蜒,十分鐘後才到目的地。 這次寄來邀請的學校,在地圖上被溪圳包圍,周圍空白一片,道路稀疏。信上沒有說明邀請原由,見到了面老師才說,這樣鄉下學校的性平教育極少,希望能帶給學生不同的觀點,也讓同志學生在探索自我認同時可以懂得保護自己。而該校學生會也曾邀請熱線,但夥伴回報的資料也寫著,學校高層對這類型的演講不太友善,有些刁難嚴苛。我們問老師辦這次演講會有壓力嗎?她只說走一步算一步,能做多少是多少。 熱線教育小組一年約有500多場的演講,國小到大學生,佔了演講對象的9成,從同志個人生命經驗出發,談的是霸凌、出櫃、戀愛、病老,在性別平等背後,更重要的是情感與生命教育。然而在偏鄉地區的演講,一年只有約20場,幾乎不成比例。 「在這裡唸書想翹課還沒地方去呢。」我打趣說著,畢竟這裡唯一一間便利商店在幾公里外的大馬路上。學生們在校門外抽著煙,教官不過幾步之遙卻視而不見,原來只要不踏進校園就不作數。 我們被帶往教室,或倒不如說那是個儲藏空間,在舊桌破椅雜物中清出了地板,鐘響學生進來,便席地圍圈而坐,三五依偎,有閨蜜、有哥們、有情侶,有染燙得浮誇的金髮。管秩序的是個白胖少年,聲音尖細,舉止陰柔嬌媚,我與夥伴們相視而笑,謝過這位大姐頭。 偏鄉孩子們的發問多又有趣,十五、六歲的年紀,追問我們有沒有伴、初戀故事、擇偶條件、家人同儕眼光……爛漫天真,講起同志在法律上還未成功的婚姻,更是學生小情侶間擠眉弄眼,又或十指緊扣,還未識在他們生活中理所當然的人生進程,對同志而言是媳婦熬成婆也盼不著、搆不到的白紗西裝喜糖配偶欄位,殘酷點是病榻靈前白紙黑字的家屬名份。 一、少女的應許 在這間熱線進行性平教育演講及面談的學校,下課了,仍有一名女學生佇足停留,素面馬尾,並不亮麗,寬鬆的制服沒有改過的痕跡,中規中矩,在其他人離開後反而顯得突兀。她剝著指頭,欲言又止。照過往的經驗,會在演講結束許久還遲未歸散的,多是腐女或是要來出櫃的孩子,前者是忘返,熱情地想與我們攀談、合照;後者是流連,蹉跎著要幫自己出櫃的,或幫兄弟姊妹、朋友同學,甚至是別人的兄弟姐妹出櫃的都有,這時候就需要個隱私點的環境,小心翼翼的保護好脆弱的心靈。 我們上前關心,幾句寒暄希望能安撫少女的緊張,支開了老師,她倉促而稍稍結巴地問:「喜歡同性是錯的嗎?」 她沒有表露出一絲惡意,或者對同志族群的質疑,而是惶恐的,像被噩夢驚醒後的自我確認。她要的不是答案,所以我們反問,試圖釐清問題的脈絡。 女學生回答:自己喜歡女生,曾有過自認是男生的性別認同,現在仍在探索,家人無法接受,換來的是惡言與拳腳,不斷辱罵指責她不正常。在鄉下地方,同志中心與性別社團都在車程2小時以上的國立大學裡,對於只有腳踏車代步的學生來說,像在雲端天邊,而更遙遠的,是村郊對性少數的認知。 她後來和一名已出社會的成年女性交往,不久後家人發現,被設下嚴格的監控與門禁,於是她逃家與女友同居,沒多久卻分手了,本以為的救贖潰然崩解。 這段轟轟烈烈她並沒有多加著墨,或許是自己也還沒整理好,連串超出瓜字初分之齡能負荷的過往。 情緒到少女舌尖就被吞了回去,音頻肢體僵硬違和,問分手後是怎麼過的?她說她自殺,割腕了2、3次,沒有成功。這不是令人驚訝的答案,若干同志在這個年紀,也都嘗試或企圖做這樣的事情,十五、六歲,沒有看過太多風景,沒有認識太多人,沒有獨立生活的能力,離不開家,學校的團體生活若是融洽,還能有支持系統,如果不適,那就成了另一組鐐銬。 後來問了她近況,她說回到沼瘴的原生家庭太痛苦,就投奔在外租屋的親哥,但未成年的她,隨時都有可能被父母強制帶回,就算找到學校來,老師也不得不放人。要是能幸運的在外生活,小小年紀要半工半讀才能維持日常所需,在大都市這不算困難,街上琳瑯滿目的打工職缺,可這裡商店就零星幾家,學校更是在林田深處,若要到市區工作,光是交通往返就是一大工程。 下堂課已開始10分鐘,臨走前她說:「你們放心,我不會再自殺了,因為我答應了3個朋友,所以我不會再去死了。」語畢,她穿了鞋大步跑開,我們道別。這段話像是少女對自己的宣示,也可能是對遠道而來的我們的慰藉,儘管承諾幼稚的像扮家家酒,不過這已經是她所剩無幾能信仰的憑依了。 在回高鐵站的路上,這次接洽的輔導老師才說,那名女學生曾熱切的向一名女老師吐露自己的生活,但過於頻繁的接觸,讓老師無法承受長期下來密集的勞動,轉介給輔導處,卻再難獲得少女的信任。 二、少年的許願 那是另一所曾與台灣同志諮詢熱線合作過的學校,但後來不斷被抗議就暫停了相關的同志性平課程。這次頂著風暴找來我們,為的是校內小gay小拉生活中的疑難雜症。 小房間內,四方長桌,那名少年坐在我正對面,兩旁是熱線的夥伴,逐一自我介紹後,知道了他叫熙和(化名)。我們談了談近況,問問剛升高中的他與班上同學相處的情形,他靦腆地說一切都好。 那班上同學知道自己的性向嗎?熙和堅定地用雙手比了個大叉說「絕對不知道」,見狀,我們把早已緊閉的門窗又檢查了一遍。往下追問,原來國中時他曾喜歡同班的男同學,把秘密告訴了新來的輔導老師,卻被講了出來,隔天暗戀的人知道了,全班知道了,幾天後連同樓層的陌生人也知道了。 我們聽得傻眼,熙和倒是一派輕鬆地說反正那時要畢業了,尷尬幾天也就沒有交集了。眼前他笑得傻氣燦爛,但從堅定不和同學出櫃的表態看來,那段日子究竟是辛苦難熬的吧。 那此時此刻坐在這裡,傻氣開朗的他在煩惱什麼呢? 熙和長喟一聲,講起自己的家庭:假性單親,父親工作繁忙不常回家,平常只有他與母親同住。另一半從生活中缺席,還得面對職場與親戚上的壓力,所以媽媽從熙和國中時開始進入教會,尋求心靈上的慰藉。 本不做他想,只覺得媽媽在生活中能得到支持系統是件好事,直到近日母子倆看著新聞聊天,為了同性婚姻的立場爭辯,「我媽忽然問我是不是同性戀,我就承認了」,熙和搔著頭說,「結果她不斷罵我是惡魔,拿聖經的條文罵我,說我會下地獄。」 「她後來就不跟我說話了,只給我最基本通勤、吃飯的錢。」少年一愣一愣地說著,才事發不過幾日,平時還能一起聊天的母親忽然變樣,冷漠、憎恨地對著親生骨肉,只願支應最陽春的開銷,連電話費也沒有。 那父親呢?熙和搖了搖頭,「我媽太聰明了,提款卡什麼的都是她在管,我也有稍微跟我爸提這件事了,他沒說什麼,但也幫不上忙,只能等他再幾個月回來。」 熙和顯得有些喪氣,無奈多於難過,放學後他就得一人面對孤獨與低氣壓。我們開始討論著生活方案,如何獲得支持、如何求救、如何籌措通訊資費;說著再過1年就可以打工,想像著3年後畢業考上遙遠大學就可以暫離親緣,在外地展開新的生活。 在面談結束前他說:「我要許一個願,就是活到明年;明年再許一個願,再活到下一年。」幾句話平淡帶過,但在座的我們卻彷彿聽見了那上揚尾音下的顫抖。甚至我們也曾聽過許多次,諸如此類脆弱的許諾。 這樣因為自身性傾向與家庭決裂同志不是個案,常說「子女出櫃,父母入櫃」,整個社會對性少數族群的不了解,乃至於刻板污名抹黑,都一再增加同志父母的壓力,光是從猜想子女是不是同志的那一刻起,重擔就已經背負了。 熱線每年在針對同志親人的家庭工作就辦了30多場活動,有座談、演講,也有聚會和個別諮商,人數高達600人。而所有的電話接線業務,各種類型加起來就有1,400多通,多達5萬5千分鐘的諮詢電話。 曾聽過一名同志母親沮喪地說:「怎麼會認為跟我出櫃就會被斷絕金錢、趕出家門呢?我給的愛這麼不值得信任嗎?」心境令人鼻酸,究竟為什麼,出櫃成了一場充滿恐懼的告白? 這2次的面談,都讓我內心驚慌失措,當聽見眼前15歲的少年少女拙劣地掩蓋憂傷,彆扭地說著不堪一擊的承諾與願望,平時總嚷嚷著厭世的我們顯得有些失禮,但對他們的心疼不只是自慚形穢,更多的是那懦弱嗓音正敲擊著我生命中被壓縮封存的恐懼。 去年11月17日,反同團體聚集在立法院外大喊反對修法,我在現場,聽著他們咒罵疾呼「同志不是基本人權」,說著同性婚姻若是通過,寧可以死抗議。他們大聲的罵著,好像葉永鋕不曾死在廁所,畢安生不曾墜樓,林青慧石濟雅不曾殉情,好像性少數們一路走來受的傷,都不曾發生過。 「世界上也許沒有任何地方/擲棄我們的憂傷」耳機傳來《微光》,我看著常德街的路牌,再也撐不住地哭著回家,那一夜,我無法闔上眼。 生命會為自己找到出路嗎? 我不敢想。 →原文網址

 

Grindr:Taiwan Comes Closer To Acceptance
作者 Sean Sih-Cheng Du (杜思誠)

A prominent LGBTQ activist shares his personal mission for equality in a country still working towards it. As a 36-year-old gay man, I’ve witnessed great changes in Taiwanese society’s attitudes towards LGBTQ people. I realized I liked boys around age eleven, but back then homosexuality was still a taboo topic, and I didn’t dare tell anyone. I was quite popular in school, but I often felt that my classmates didn’t know the real me. I was very lonely and even considered myself a freak. Only in 2000, when I started participating in a gay student club at my university and met other people like me, was I truly able to accept the fact that I was gay and start the process of coming out. At the time, the LGBTQ movement in Taiwan was thriving, and I had the opportunity to take gender-related courses in college, volunteer for LGBTQ organizations, and take part in LGBTQ events like pride parades. But, while my gay life became richer and more colorful, life at home was still a completely different world. I tried to come out to my mother, but she believed that I’d read too much and asked me not to think about such things. For a long time after that, we didn’t mention the subject again. I felt like I was living a double life, active in the outside world but unable to say anything once I was home. In 2002, I started to volunteer for the Taiwan Tongzhi Hotline Association (台灣同志諮詢熱線協會) and became a full-time staff member in 2011. Since then, my personal mission has been to contribute to the LGBTQ community and make Taiwanese society a friendlier place, so younger generations won’t experience the same difficulties that I did. In 2004, we passed the Gender Equity Education Act (性別平等教育法), allowing us to enter school campuses and share with younger students our life stories and the concepts of gender diversity. We are also engaged in social education across the country. With these efforts and thanks to the many LGBTQ-friendly teachers in schools, Taiwanese society has indeed become more welcoming to us, especially among younger generations, which I am very proud to have been a part of. I am also responsible for HIV/AIDS education and advocacy. I’m working on issues of HIV stigma, which are often even more severe than the stigma attached to homosexuality. These days, marriage equality has taken center stage in the country. In 2016, because President Tsai Ing-Wen (蔡英文) stated during her campaign that she supports marriage equality, and due to the suicide of a prominent gay professor in the country, marriage equality became an issue that everyone in the country was paying attention to. Legislators from different parties proposed three amendments to Civil Code. My organization, along with other groups, formed a coalition to work with friendly legislators. The marriage equality bill passed its first hurdle, a review in committee, on December 26, 2016, and it is currently waiting for a second reading. In the meantime, the Supreme Court is expected to deliver a ruling regarding whether the current Civil Code is unconstitutional. But this journey has not been entirely smooth. Our opponents, many of whom say it is their Christian faith that drives them, have mobilized their communities and spread rumors and fear. It has also pushed them to attack other areas such as gender equity education, HIV/AIDS, and transgender rights. To raise public awareness and support, we organized three large-scale events in one month at the end of 2016, the biggest of which attracted more than 250,000 individuals to rally and show their support for marriage equality in front of the Presidential Office Building. We can even thank Grindr for getting involved and encouraging all Taiwanese users of the app to participate. This was the largest demonstration for LGBTQ issues Taiwanese society has ever witnessed and, of course, it also attracted many of our heterosexual allies to participate. The marriage equality movement has also empowered me personally. I finally decided to come out to my family. I shared relevant information in our family social media group and invited them to the rally at the end of last year. Although my parents didn’t join me that day, they told me to stay safe, and, to me, that reminder was worth more than anything. The marriage equality movement has not just been about our ability to get married. It has also been the greatest moment of social education about LGBTQ-related issues in our history, as well as an important step for the democratization of Taiwan. I truly hope that the marriage equality bill will come to pass this year. Either way, my colleagues, volunteers, and I will continue to fight for LGBTQ human rights. Sean Sih-Cheng Du (杜思誠) is Director of Policy Advocacy at Taiwan Tonzhi Hotline Association (台灣同志諮詢熱線協會). He leads the organization’s HIV/AIDS education and international collaboration programs, as well as serving as a member of the marriage equality advocacy team. **中文翻譯** 身為一個1981年出生,今年36歲的男同志,我在成長過程見證了台灣社會對於同志態度的巨大變化。國小五六年級我就知道自己喜歡的是男生,但當時同性戀還是很禁忌的話題,我不敢跟任何人說。我的人緣很好,但我常常覺得大家不認識真正的我。我覺得很孤單,甚至懷疑自己是變態。 我一直到2000年在大學參加同志學生社團,認識許多跟自己一樣的人,才真正接受自己是同性戀,並開始向身旁朋友一個接一個出櫃。當時台灣的同志運動蓬勃發展,我也參加同志社團、修性別相關課程、到同志組織當志工、參加同志遊行等活動。我的同志生活愈來愈精彩豐富,但回家後卻是另一個世界。我曾經嘗試跟母親出櫃,但她認為是我唸太多書,要我不要再往同志這方面想。很長一段時間,我們不再談這件事,我覺得自己過得像雙面人,在外面很活躍,但回到家卻什麼都不能說。 我從2002開始在同志諮詢熱線當義工,並在2011年成為正式工作人員至今。我希望能為同志社群盡一份心力,讓台灣社會更友善,讓年輕世代不再像我以前那樣過得那麼辛苦。台灣在2004年通過性別平等教育法,讓我們有機會進到學校裡分享自己的生命故事與多元性別的概念。我們也做社會教育。十幾年下來,在性別團體與學校性別友善老師的努力下,台灣社會的確變得對同志比較友善,特別是年輕世代。我另外也負責愛滋教育與倡議工作,處理比同志污名更嚴重的愛滋污名。 婚姻平權也是台灣這幾年蓬勃發展的運動,特別是在2016年,我們有了新的執政黨與國會,蔡英文總統也在選舉時說她支持婚姻平權,讓我們覺得比起以前更有機會。2016年十月,因為法籍教授的自殺,讓婚姻平權成為全民關注的議題。三個主要政黨都提出了法案,熱線也和其他性別團體組成婚權大平台,並與友善立委合作。法案在12/26通過國會委員會,並等待二讀。在此同時,大法官也將對目前民法是否違憲作出解釋。 這段時間並非一帆風順。反對方(主要為教會背景)大力動員並散播謠言,企圖以恐懼策略讓立委及民眾對婚權感到遲疑,反對方也攻擊性別平等教育、愛滋、跨性別等議題。 為了提升公共意識與社會支持,我們在2016年底一個月內辦了三場大型集會,其中一場甚至有超過25萬人在總統府前表達對於婚姻平權的支持(也謝謝Grindr在活動時的支持~),這是台灣至今以來對於同志議題的最大集會,而且參與者有許多是異性戀。婚權運動也讓我獲得更多力量,我決定向更多家人出櫃,把相關訊息貼到我們家的Line社團,並邀請他們來集會。我爸媽雖然沒有參加活動,但他們傳了訊息要我注意安全。對我來說,這句話勝過一切。 婚權運動不只是婚權,更是有史以來針對同志議題的最大型社會教育,也是台灣民主深化的重要一步。我衷心期盼婚姻平權能通過,讓更多同志能融入在社會之中,讓同志伴侶的未來能有保障。我和夥伴、義工們也會繼續為台灣的同志運動奮鬥。 →原文網址

 
 
 

關鍵評論網:「我們被電擊、輪毆、甚至處決」車臣同志慘遭捕獵

車臣目前正面臨一起同性戀遭圍捕的計畫,車臣當局誘捕、綁架當地的同性戀者,關到集中營施以極刑,不過車臣當局否認這則消息,表示車臣沒有同性戀者存在,即使有,「他們的家人也會讓他們消失」。 4月1日,俄羅斯的獨立媒體《Novaya Gazeta》報導,車臣正對同志展開一項逮捕計畫,目前已有超過一百位被指認是同性戀的男性遭到逮捕,至少有三位男性已被處決,但報導相信有更多的人已遭殺害,有部分男性因為無法確認他們的性向被暫時釋放回家,但仍處在危險中。俄國的LGBT網絡已證實這則消息,並成立熱線提供尋求匿名的庇護者。 聖彼得堡的同志維權分子Igor Kochetkov指出,許多同志被當局綁架、迫害,目前已有許多人聯絡他成立的緊急庇護中心,申請援助免於處決。 化名亞當(Adam)的脫營者指控,他手指與腳趾都遭到電擊,並被木棒或是鐵條輪毆。 …閱讀全文

 

風傳媒:最被看好候選人文在寅:我反對同性戀會削弱國防力量

南韓總統大選即將在5月9日登場,目前最被看好的就是最大在野黨「共同民主黨」的候選人文在寅,及「國民之黨」的候選人安哲秀。文在寅日前接受同性戀團體調查時,對性別少數族群表支持立場,但在25日的討論會上,卻改口表態「不喜歡同性戀,也不贊成合法化」,前後說法不一引發關注。 「同性戀會削弱國防力量」 25日在JTBC電視台舉辦的總統候選人邀請討論會中,執政黨「自由韓國黨」候選人洪準杓提問:「軍隊的同性戀問題十分嚴重,你認為同性戀會削弱國防力量嗎?」最大在野黨「共同民主黨」候選人文在寅對此表示贊同,明言他反對同性戀,並且說:「我不喜歡同性戀,也不贊成相關議題合法化。」 …閱讀全文

 

聯合報:軍醫院社工師 院訊為文:同性戀是次文化
國軍新竹地區醫院4月院訊中,醫院蔡姓社工師以「基本人權」為題寫文,反對另立專法,認為同性戀是次文化,另訂保護法很正常。

同婚釋憲案將於5月24日公布結果,但國軍新竹地區醫院4月院訊中,醫院一名社工師以「基本人權」為題寫文章,質疑為何同性戀者硬入民法、反對另立專法,認為同性戀只是一種次文化,另訂保護法「很正常」。該文刊出後,引起同志界、社工界批評,認為如此社工恐不適任,本應破除歧視,卻變成強化汙名。 相關專家也呼籲,所有助人專業科系應正視此現象,把同志議題納入專業培訓社工等助人者課程中,才能減少這類錯誤印象。 該文章開頭先指出,「遊民在醫院大椅上坐一天,這是他的基本人權,因為他沒有影響到別人」,並指這讓人想起「同性戀者常理直氣壯表示『別人結婚,干你屁事』」。這位社工師也談及愛滋病和法定傳染病關係,反對同性婚姻列入專法訴求直接納入民法。 …閱讀全文

 

上報:【國外經驗告訴你】當同性婚姻合法後…加法英美:社會沒有崩潰

台灣同性婚姻釋憲結果將於5月24日公布。27日「婚姻平權大平台」邀請加拿大、法國、英國與美國4個自2005年以來陸續通過婚姻平權的國家代表分享國內經驗。主持人呂欣潔指出,民主國家避免不了爭議與辯論,但這些國家在同性婚姻合法化後依然過得好好的。立法委員許毓仁則呼籲大家一同加入婚姻平權之路,希望早日訂立推動法案的時間表。 加拿大:公民社會與法院各扮演重要角色 加拿大為全球第一個通過同性婚姻合法化的非歐洲國家。加拿大駐台北貿易辦事處政經暨公共事務處副處長石曉梅(Charmaine Stanley)表示,2005年通過婚姻平權時也有著不少爭議,當時全國約只有1/3人民支持。但到了2015年,已有7成人民給予支持。 石曉梅指出,除了公民社會的推動,法院也扮演重要的角色。在2005年法案於國會通過前,加拿大的8個省與1個地區已在2013年安大略(Ontario)法院判處同性婚姻禁令違反權利與自由憲章後履行了婚姻平權。 …閱讀全文

 
 
 

五月份熱線活動快報

五月份依舊有非常多在台灣各地的各主題活動,等著大家參加唷!欲知詳情,歡迎上熱線官網熱線行事曆查看! • 20170506 (六)08:00【老同】彩虹熟年巴士-海洋女神之旅 • 20170506(六)15:00【家庭】好家在出櫃小聚@熱線大教室 (台北市中正區羅斯福路二段70號12樓) • 20170507(日)14:00【南部】熟男聊天會-當我們居在一起@熱線南部辦公室(高雄市中山二路472號12樓之七) • 20170513(六)14:00【老同】原住民同志聊天會@熱線大教室 (台北市中正區羅斯福路二段70號12樓) • 20170513(六)14:00【家庭】同志父母親人座談會台南場@雄雄食社2樓(台南市東區東光路二段152號) • 20170520(六)14:00【跨性別】跨性別聚會 • 20170520(六)14:00【性權】芭樂小雞塊-青少年同志雙聚會 愛情四部曲「分手了」@熱線大教室 (台北市中正區羅斯福路二段70號12樓)

 

友團資訊:自己的立委自己教!打造地方性別小書庫

自己的立委自己教!打造地方性別小書庫 活動日期:5/1~5/30 時下的同志婚姻到底在吵甚麼?同婚通過就會導致中華民國滅亡??
女性主義很可怕?同性戀就是疾病和性解放?
你已經受夠扭曲和抹黑嗎?你受不了台灣的立委沒有性別意識嗎? 來吧!地方的性別平權缺你不可。
請和我們一起打造性別小書庫!!不要讓嫦娥笑我們的地方服務處充斥錯誤資訊。 區域立委的服務處,一直是反方攻擊的重點,不論釋憲結果如何,最後的戰場仍然在立法院。
別讓錯誤的黑函佔據區域立委服務處!!!正確的性別平等知識,從自己的立委教起!! 即日起,上網認購女書店套書,指名送到區域立委服服務處,套書打八折,婚姻平權大平台挹注200元與運費,直送區域立委服務處,邀請大家到立委服務處看看書、喝喝茶喔。 活動詳請

 
 
 
 
  免費電子報 | 著作權聲明 | 隱私權聲明 | 聯絡我們
udnfamily : news | video | money | stars | health | reading | mobile | data | NBA TAIWAN | blog | shopping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by news. Bookmark the permalin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