燈關之後,尚有餘溫

【先探投資週刊電子報】提供潛力股報導,及分析台股、大盤趨勢、個股漲跌。讓你掌握股市,貼近台股趨勢! 【大家健康悅讀電子報】提供健康資訊、親子教育及有趣的兩性話題,讓你幸福養生,健康、樂活每一天!

無法正常瀏覽圖片,請按這裡看說明   無法正常瀏覽內容,請按這裡線上閱讀
新聞  健康  財經  追星  NBA台灣  udn部落格  udnTV  讀書吧  
 
幸福講義 燈關之後,尚有餘溫
幸福小撇步 忠誠之道
2017/04/05 第994期
訂閱/退訂 | 看歷史報份
 

燈關之後,尚有餘溫
文/章成
前陣子受父親之命,到一位長輩家拿某些文件回來。長輩住在大馬路邊,電話中告訴我,門前停車不易,他會先在一樓等待,我一到他就會立刻出來。 一到他家門口,這位長輩果然立刻開門迎向我。取了文件,我向他道謝,說再見,然後轉身上車離去。車開了數十公尺以後,我才從後視鏡中留意到,他老人家仍然在門口佇立目送著。 突然間我意識到,自己和這位長輩彷彿生活在兩個不同的時空。我就像是現代都會中,公司派去取件的一個業務員,既然不認識對方,那麼就算是機器人走出來把東西拿給我也無所謂,反正我只是拿個東西而已,拿完了當然就走。 可是那位長輩卻覺得來者是客,雖然知道彼此不熟識,也不可能在這種不能停車的匆忙時間寒暄什麼,卻認為人與人之間至少不能轉頭就走,得給我目送表達尊重。 也許因為他是白髮蒼蒼的長輩,給我這個晚輩的目送舉動,才更加引發了我的注意。雖然我曾有一個念頭想為自己辯護:何必這樣拘泥禮節呢?單純處理事情,不也是很自然?可是我卻感覺到,當發現對方目送我時,我的心�堹u的有一種睽違已久的溫暖。 忽然想起多年前的一個鄰居,他們家平時兼做資源回收工作,也就是蒐集垃圾來分類變賣,家境不是太好。可是每次見到我,總是會親切的主動跟我打招呼,然後說:「要不要進來坐坐啊?」 這句話是老一輩很普遍的打招呼方式。老一輩人覺得,跟別人在家門口講話而沒有請人家進來家�堙A是一件不禮貌的事,所以總是覺得必須要這麼說。但誰都知道這是客氣話,如果明明不熟又真走進去的話,那就失禮了,所以我當然從來不把這話當真。 但也就是因為認為這只是客套話,我一直以來不太喜歡他用這樣的方式跟我打招呼,我心�媢罹B的是:「這又不是真的,還不如就簡單說個『嗨,你好』,比較不會困擾。不然你問我要不要到你家坐坐,我就還得禮貌上回答『謝謝,謝謝』,然後卻又矛盾地走進自己屋子去呀。」 可是此刻我突然意識到,「要不要進來坐坐」雖然是客套話,卻表示在對方心�堙A至少仍然有一種「不這麼說就太現實了」的意識在。 仔細去感受這份從過去遺留下來的問候語,忽然讓我明白了,為什麼許多人常常在懷念某個時代人情味的溫潤與美好。原來在二十一世紀,當大家理所當然「就事論事」地活了那麼久,心�堥銋窸ㄡ痐F,卻不知道能到哪�塈鋮鼒韁x的慰藉?直到我們在一個目送的眼光中跌回了幾乎早已忘懷的舊回憶中,答案才隱隱若現─原來,在那個時代,人們還直覺的知道:生命的交會無論如何短暫,也無論是否已經沒有利害關係,都是值得珍惜和感謝的。 數位時代,一切都是一與零的組合。你我之間因為某件事情而有了交集,那時就是一;等事情結束,那時就是零,一切俐落簡單。有人甚至想把這種概念套進工作、愛情、友情,他們說:何必拘泥、何必做作,明明就是講互惠、講條件,那就合則來、不合則去吧。只要互不虧欠就行了。 可是什麼時候,人連機器都不如了?雖然燈開了就開、關了就關,然而,燈關之後,也尚有餘溫呢。曾幾何時,我們連餘溫也沒有了? 突然又想起有一次,我問一個日本朋友說:「為什麼你所目送的車子已經彎進了他路,對方根本看不到你了,你最後還要向著路的方向一鞠躬呢?」 那位日本朋友的回答令我印象深刻,他說:「最後的鞠躬不是給對方看的,它的本意是在告訴自己,感謝不是一種禮貌,而是要放在心中的。」 剎那間,我的心頭溫暖了起來。
 

忠誠之道
文/Stephen Post、Jill Neimark;譯/李淑珺
從前從前,有一個叫作迪爾戴(Chester Dilday)的男孩子,住在阿肯色州某個離鄉村小教堂不遠的地方。有一天,迪爾戴跟哥哥坐在教堂外,看到一個女孩跟一群遊客走過,就對他的哥哥說:「有一天我要跟她約會。」兩年後,迪爾戴一家人搬到與這個女孩家的棉花田只相隔一條馬路的地方。他告訴她,兩年前她十四歲的時候,他就看過她穿著一件白色綠圓點的洋裝,從此再也忘不了她。 「我喜歡跟別人說,我一路追著她,直到她想跟我在一起為止,」迪爾戴在結婚七十多年後這麼說。或者應該像他妻子米德麗所說:「我們在初次見面時就愛上對方了。」 迪爾戴和米德麗已經結縭七十年。根據他們自己所說,他們從來不曾爭執、懷著怒氣入睡,或想過離婚─即使在他們分開數年、在他不斷進出醫院時,或他們的孩子過世時都不曾。 他們在一九三○年代初,美國經濟大蕭條最嚴重的時候訂婚。當時迪爾戴的家人必須經常搬家,到不同的田�媟磽�農,而在他認識米德麗後不久,他又必須搬家。有一整年,迪爾戴每個周末都來回走九十公里的路,去見米德麗。「我會在周六早上儘可能提早出發,」他回憶說。「眼前除了一片又一片的草地和棉花田以外,什麼都沒有,偶爾才會看到一戶住家或圍繞著幾棵樹的池塘。」一年後,他的家人再度搬家,但這次距離米德麗的家一百六十公里,走路實在到不了。 「那時候我們沒有電話,」迪爾戴回憶。「所以我們寫信。然後我買了一間房子,自己動手做了一些家具。」他們在一九三五年八月二十六日結婚,婚後第一年他幫人清理森林,一天賺一美元。「我口袋�堨u有五塊錢,卻花了四點九八美元在西爾斯百貨公司買了一只結婚戒指。」米德麗至今仍戴著那只有著花朵浮雕的白金戒指,她告訴家人:「等我百年之後,這只戒指要留在我的手上。」 她也還留著有一次他走了九十公里來看她時,送她的青箭口香糖,放口香糖的杉木櫃子則是他送給她的第一件聖誕禮物。她還有一把十五公分長的吉他,是他親手用木頭削出來的,琴弦也是真的。另外她還擁有一件雕刻,是迪爾戴在海軍服役的兩年間做的。「在一次暴風雨中,我被困在船艙�堣E個小時,其他人都不知道我在�堶情A」迪爾戴說。「所以我就拿了一把刀子,從彈藥箱上削了一塊木頭,刻出代表我跟她心連心的結。」 米德麗說迪爾戴在海軍服役那段時間,「真的很可怕,那兩年好漫長,但是我一直都覺得他會回來我身邊,結果他也真的回來了。」他在戰爭中受傷,接下來四年間不斷進出醫院。「我的背部必須動手術,」他回憶,「所以我賣掉農地來支付手術費,決心盡一切努力支撐下去。在我身上打了石膏,只能躺著的時候,米德麗就在家�堸紫蘅_賺錢。我雖然只有手肘以下的手臂能動,但我想辦法做一些皮件,賣一些皮包、皮夾和鑰匙包。我們從來沒領過一毛錢的失業救濟金,也沒有向別人求助。然後我為了進大學讀書,賣掉房子和店鋪。米德麗去上班,我一邊念書一邊做兩份工作。大學學歷改變了我的人生。我終於能找到一份設計工程師的好工作。」 他們人生中最艱難的時刻,是大女兒派翠莎在十一歲過世時。一個陌生人的腳踏車輾過她的胸口,嚴重損傷她的肺臟,導致她在三年後過世。迪爾戴記得他們最後一次送女兒去醫院之前,米德麗幫她織了一些東西,而女兒說:「媽,我用不到了。但是你不要哭。」迪爾戴回憶說:「她沒有哭。她忍到我們的女兒離開人世,才整個崩潰。」 今天他們的兒子和女兒在自己的住家�堙A都留有給這對夫妻的房間。「我們一半的時間在兒子家,一半時間在女兒家,」迪爾戴說。談到自己維繫婚姻的祕訣,這對夫妻說:「我們始終秉持一項原則:不要在太陽下山時還抱著怒氣。你必須在心底深處知道彼此是相愛的,這會讓你願意忽略彼此的歧見和缺點。」
 
大老闆們為什麼 默默在運動?
美國科技圈近年也「瘋運動」。《經濟學人》分析,科技宅男過去想突顯「腦袋才是一切」,隨著社群時代興起,新宅男想證明,自己不僅有金腦袋,還能練出魔鬼身材。

奇特交通工具大集合
據說需要乃發明之母。人類歷史上這樣一個永恆不變的需要就是從此地到彼地的工具。這裡有幾種交通工具,展現一些聰明解決當地運輸需求非常聰明的方法。

 
Copyright © 2007 講義雜誌.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禁止擅自轉貼節錄
  免費電子報 | 著作權聲明 | 隱私權聲明 | 聯絡我們
udnfamily : news | video | money | stars | health | reading | mobile | data | NBA TAIWAN | blog | shopping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by news. Bookmark the permalin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