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學相對論】蔡詩萍VS.張曼娟(四之四) 初老

聯副電子報

【寂天日語學習充電報】提供日常生活中的會話表現,並收錄最實用、最豐富內容,讓你輕鬆脫口說日語! 【Mr.Play,不累 視視看】包含重要新聞、社群最夯話題、優質節目內容,讓你透過E-mail輕鬆觀看影音新聞。

無法正常瀏覽圖片,請按這裡看說明   無法正常瀏覽內容,請按這裡線上閱讀
新聞  健康  財經  追星  NBA台灣  udn部落格  udnTV  讀書吧  
2017/03/27 第5647期  訂閱/退訂看歷史報份直接訂閱

今日文選 【文學相對論】蔡詩萍VS.張曼娟(四之四) 初老
曾永義/齊大非偶──寫在戲曲學院新編京劇演出之前
【台積電文學沙龍】蔡詩萍VS.張曼娟/鑼聲響起時
【慢慢讀,詩】汪啟疆/聆聽
here+there=朱德庸
幾米/空氣朋友

  今日文選

【文學相對論】蔡詩萍VS.張曼娟(四之四) 初老
蔡詩萍、張曼娟/聯合報

樂觀的人,看六十,正值下半段的青春期。悲觀的人,看六十,隨時可能抵達終點站……

人生七十猶栽樹

張曼娟:

和蔡詩萍的【相對論】來到了第四周,詩萍問我:「我們來談初老,好嗎?」「我們談初老?我們五、六十歲還談初老?」我在電腦螢幕前忍不住笑出聲來。我的學生剛過完三十歲生日就哀嘆著「初老」,我怎麼好意思在過完五十六歲生日之後,和已跨入五十九歲的詩萍談初老?可是,詩萍說,比起真正年老的長輩,我們只能算是初老吧?只因為我們的父母親都已跨越八、九十歲,正往百歲之路走去,於是,我們也就變成老之初級了。和他確定了「初老」主題的那一天,我像尋常的日子那樣,做完廣播節目預錄,搭上計程車前往下一個目的地。司機先生開著廣播,廣播裡傳出的是我自己的聲音,那是幾天前預錄的節目,開場白談的就是今年二月內政部公布了台灣人口老化指數,首度破百,達到100.18,也就表示老年人口首度超過幼年(14歲以下)人口。內政部預估,老年人口占總人口比率將於明年超過14%,台灣將進入高齡社會。再過十年就會超過20%,成為超高齡社會。當這個話題一起,司機先生就顯現出明顯的不安,他提高音量說:「又不是台灣才有這個問題,全世界都一樣啦!」我下意識的望向他的背影,立刻明白了這位白髮老司機的情緒從何而來了。他在座椅上挪動著身體,像是在辯護又像是防衛的說著:「日本更嚴重啊,台灣又不是最嚴重的!」偏偏,廣播裡那個白目的主持人(也就是我本人),仍滔滔不絕的說著進入超老年社會之後的種種,司機先生終於忍不住心浮氣躁的關上收音機。從來沒有一次,我在自己的廣播節目被關掉之後,竟有這樣如釋重負的感覺。在突然寂靜的空間裡,我聽見司機先生緩緩吐出一口氣,而後平息了呼吸。我想,關於老的話題,確實冒犯了他,使他憤怒了。或者,感覺被羞辱?在日本搭地鐵時,常常看見白髮老人家顫巍巍站在車廂中,年輕人卻視若無睹的安坐著,因此感到不解,日本人不是最有禮貌的嗎?為什麼連禮讓長者這樣的基本道理也不懂?長住日本的朋友聽完我的疑惑,給了一個忠告,不要隨便讓座給老年人,他們會覺得你把他當老人,是羞辱了他。我恍然大悟,卻更加迷惑了。為什麼「老」是一種羞辱?為什麼「老」是人們避之唯恐不及的事?而它偏偏又是我們扔不掉的歲月禮物啊。我當然理解,計程車司機那一把無名火是如何熊熊燃燒著。我也不斷提醒自己,假若僥倖逃過許多次死神的網羅,而能一直活下去,終究是要走進老的行列中,必須先有穩妥的心理準備。話雖如此,還是有太多措手不及的時刻。有一天下班後,去夜市覓食,擠進了人聲鼎沸的鵝肉店,四處張望著能不能找到兩個人的座位。一位年輕的外勞女孩在店裡幫忙,她對我們說:「請等一下喔。」我側身把走道讓出來,安靜等候,不過十秒鐘左右,便聽見那個女孩說:「阿姨!那裡有位子喔。」我聽見了,但我紋風不動。女孩再度呼喚:「阿姨!那裡可以坐喔。」身旁年輕同事點點頭說:「好,謝謝。」直到這時候我才突然明白,原來,她口中的阿姨就是我。可不就是我嗎?明明就是阿姨的年齡和樣貌,卻因為手機上推陳出新的修圖軟體,使我在拍照時習慣性的自欺欺人,久而久之,竟忘記了自己的真實樣貌。一個不認識、不相干的人,指著得意洋洋逛大街的國王說:「快看啊!國王沒有穿衣服。」(而且他已經老了。)究竟是什麼時候開始老的呢?從我對許多事感到不滿的時候。像是高跟鞋怎麼愈來愈難穿?以前一整天穿著高跟鞋上課、演講、受訪都沒問題,後來穿一、兩個小時就覺得腳底板好痛,腰好痠,有時候連腿都腫了。一雙雙高跟鞋被束之高閣,甚至再也不穿了。有段時間總覺得閱讀變成了一件吃力的事,最時尚的文青排版,字都小小的,覷起眼睛來看,不一會兒就眼花撩亂了。我還曾經向出我書的出版社反應,我的書可以選大一點的字級嗎?不用、不用,不用考慮是否美觀的問題,看都看不清楚了,還談什麼美不美?放大、放大、再放大。更令人生氣的是藥盒或是藥瓶上註明的注意事項,明明那麼重要,字卻那麼小,到底是什麼意思?「看不見的時候,妳可以試試看把眼鏡拿下來,再靠近一點……」有個年輕朋友委婉的建議,我深吸一口氣,明白了。再也無法穿高跟鞋,那就穿上舒適又自在的平底鞋吧;穿上緊身的衣服感覺吃力,那就穿上有設計感的寬鬆上衣和洋裝吧。我不再執著於自己的書一定要將字級放大再放大,因為我的編輯也到了理解大字之必須的年齡;我不再對藥瓶上的細微小字感到挫折,因為我配戴著很棒的多焦鏡片。當我的困難被解決,當我的心靈被鬆綁,愈來愈氣定神閒了。在照顧著老父母的歷程中,一遍遍的預習著自己的老後,當父母因老或病感到沮喪的時候,我會這樣安慰他們:「你們算是幸福的老人啦,有我這個女兒和你們住在一起照顧著。有沒有想過,等我到了你們這個年紀,連個兒女都沒有,要怎麼辦?」這一招很有效,他們會立刻轉移注意力,覺得自己確實是幸福的,而我將會是不幸的,因為我要過的是無子的老年生活。其實,我知道自己的老後不會因無子而不幸,因此感到篤定。我想像著自己並不住在銀髮族的養生村,而是住在混齡社區中,我可以在泳池旁一邊喝椰子汁,一邊看著比基尼美女和年輕帥哥調情;我可以幫單親媽媽接小孩放學,還可以講故事給孩子聽;我可以當失戀心碎的大學生的心理諮商,讓他們在我的懷裡哭泣。當我病倒無法起身,他們會送我到醫院去,也許陪我走完最後一口呼吸。這是一種無血緣的「類家人」新關係,性格意趣相投的人自然會相聚在一起,喔,別忘了,我還有個可以貼身照護的杯麵2.0機器人。七十歲生日那天,我會種下一棵樹,就像七十歲種樹的袁枚寫下的詩句:「七十猶栽樹,旁人莫笑癡。古來雖有死,好在不先知。」一輩子都怕水的我,到了那時候,也許真的該學會游泳了。

初老,沒有不樂觀的條件沒有不悲觀的警惕

蔡詩萍:

我父親突然從他半躺著養神的沙發上起身。看看我,然後走過來,拍拍我的肩膀,嘆口氣:「你那時候,剛出生,砲彈從頭上咻咻飛過去,我抱著你摔進散兵坑裡,你竟然還呼呼大睡!沒想到,沒想到現在也要六十歲啦!欸!」我望著他佝僂的背影。心底隱隱的不忍。他都九十出頭了。曼娟說她聽我想談「初老」,不覺噗哧一笑。她一定心想,我們不都已經老了嗎!是啊,我們都不年輕了,但我父母皆在,九十、八十的耄耋之齡了,在他們面前,我何敢言老?何忍言老呢?何況,高齡社會的指標,通例是要到六十五歲,才稱老啊!一位長期關心高齡社會議題的朋友,告訴我:從初老、中老,到老老,老化一如人生,可以有階段的。我想起死黨兄弟詩人羅智成過四十生日時,我幫忙安排了一次生日趴。他當著朋友感嘆面對四十不免黯然,因為「青春期」要結束,終於要進入「青年期」了!可他接著閃露慧黠,說他只要一想到三年後,蔡詩萍也要進入四十歲,他就非常開心,因為連這個常說活過三十人生就老了的蔡詩萍,亦不能避免要四十歲啊。然而,我不僅四十,五十,如今要叩關六十了。五十九歲生日時,羅智成傳了個app給我,一向樂觀的他,多麼會安慰朋友啊!他寫著:「坐五望六的感覺有點可怕吧?安慰你一下,所有到目前我們對五六十歲、對老年的想像,都是在人類平均壽命只有三、四十歲(1870年德國人平均壽命40)的時代產生的,現在是八十幾歲了,扣掉四十的話,基本上你快20了!好好把握你的青春期吧!祝生日快樂!」真開心,好友永遠是好友,最了你,最能適時送上貼心的安慰。樂觀的人,看六十,正值下半段的青春期。悲觀的人,看六十,隨時可能抵達終點站。我呢?沒有不樂觀的本錢,高齡父母、稚齡女兒、小我近十七歲的少妻,我注視他們,沒有不樂觀的本錢,沒有不昂然奮進的鬥志。然而我也沒有不悲觀的警惕。身旁的確有親人朋友,在他們的人生地圖上,還沒走到六十,便一一辭別了世界。而走向六十以後,青春昂揚的生命,漸漸像被風從外部剝蝕,被蠹蟲從裡處啃噬的雕像,一年年見證了歲月的不肯饒人!與其用雕像描述自己被歲月內外夾擊的處境,其實不如說自己是一本持續在寫,卻始終沒有完成的書。而寫著,寫著,書皮斑剝了,歲月的沁痕,侵蝕紙面,往昔的原子筆筆跡,漫漶而暈開,某些摺頁摺得令人心疼,某些頁面你總是直覺的跳過,不是悔其少作,不是懊惱曾經,而是,嗯,而是你就是不想再去碰觸了。而你寫著,寫著,竟發現空白下來的部分,最難寫。寫以前,你可以挑三揀四。你可以虛構,你可以詩意化,你可以戲劇化。但寫現在,寫以後,真難。從某些指標來看,我現在的狀態比三四十歲時好很多。我動輒可以跑半馬21公里,寫作的專注力高,比年輕時更快完成想要完成的工作,一心三用、身兼數職的情況,維持了二三十年始終沒有倦怠感。但我真的承認,我的溫暖度、體貼度,卻比以前好很多,當然,家有妻管嚴,旁有撒嬌女,是我重新調整人生視角很重要的關鍵。這讓我可以仔細去發掘那些陳年往事,那些在童年、在青春期、在青年階段,我的家庭以及我自己,是如何的一步步穿越世間的雜遝與紛擾,而成為此刻的現在。我說自己變得溫暖,乃因,瞻前固然老之將近,有時間的急迫感,但顧後呢?我有時會乍然驚覺,我不一定是理所當然的成為現在的自己!如果,我在小學前,溺斃在那座池子裡;如果,我們去大圳游泳,淹死的不是我同學!如果,我沒有在國中時,聽了隔壁鄰居的大哥哥一番規勸要好好讀書出去看世界;如果,我沒有去新竹念竹中;如果,我沒有堅定信心重考進台大;如果,如果我在青年階段,不是那麼突然的陷入頹唐、消極的心境,長達十來年,那麼,我的人生又會是一幅怎樣的光景呢?有時,顧後,就像看一部紀錄片似的,光影交錯,人來人往,自己有時像主角,有時變配角,有時根本插不上一句話,但看著看著,則突然明白了,很多事不是沒道理的。所以我要跟曼娟說,初老這件事,是不錯的。初老讓我們很清楚地意識到,人生長河的風景將就此而變化,而穿越平疇,而轉進河灣,而駐足江畔,而打轉於堤岸橋下,而終將緩緩滑向遠處的大海。初老也提醒了我,看著我父我母,被時間壓彎的背脊,每一道刻度,都是愛,都是他們羽翼兒女最驕傲的對抗。我在回顧往昔的流轉裡,一一撫拭了我父我母的辛酸。他們都往老老的路上移動了。我不免慶幸,自己從中年進入初老的階段,還算健康,還算順遂,還算鬥志昂揚,因為我能陪著他們從中老步入老老。所以我要跟曼娟說啊,我們何其幸運,自己的初老,遇上了父母的老老,於是我們更加懂得了「老,究竟是怎麼一回事」啊!就像在曠野中,搜尋人生之路的我們,遇上一些比我們更早便在這塊曠野裡不斷晃蕩的人們。他們帶著感情望著你,跟你說:別急啊,反正前面都還是一大片的曠野呢!你都走了那麼遠的路,趕了那麼許久的行程,如果人生有意義,那你何必再汲汲於途呢!倘若人生沒什麼意義,那你何不停下來,慢慢走,感受一下你不曾感受過的風景呢?我對初老,就是抱著這樣的心態。我繼續讀書,廣泛的讀書。我重新寫作,認真的寫作。我持續長跑,規畫出每年跑步的新里程。我陪著家人,知道女兒會長大,太太會有更多她的人生圖像,老爸會更虛弱,老媽會更蒼老,但我會陪著他們,把他們融入我觀察家族生命這條長河之流轉的每一道灣口,每一幅風景內。我們的人生,不會沒有什麼意義的,哪怕風吹雲散,哪怕我們不過是芸芸眾生裡極為渺小的一粒細沙。但有了溫度,有了陽光有了水,一粒沙也能自成一個世界。我真希望我七十,我八十的時候,我老爸還是會孱弱的拍拍我肩膀:欸,沒想到,你這小子,也七十、八十啦!

曾永義/齊大非偶──寫在戲曲學院新編京劇演出之前
曾永義/聯合報

掌握歷史主軸,適當的加油添醋以投合觀眾脾胃,固然有待編劇者正確的歷史認知和生花的靈思妙筆,而那其實也才是編撰歷史劇的不二法門……

「齊大非偶」是窮小子的戒律

「齊大非偶」是耳熟能詳的典故,語出《左傳.桓公六年》,說齊僖公要把女兒文姜嫁給鄭太子忽,太子推辭,理由是:齊是大國,鄭是小國,國勢門第不相當,不敢高攀。在我念大學的民國五○年代,中文系有位鄉下來的同學,他歷史系的女朋友,和他一起上課上圖書館,將家裡許多翻譯名著要他讀,希望他兼顧中西。他獲得高額獎學金,兩人高興的吃牛肉麵、看電影,夜晚還在植物園散步,直到午夜時分。他不敢牽她的手,同坐三輪車送她回家,也不敢絲毫碰觸。送到她家鐵門外,一仰看,心中「哦……好高的樓房。」再看鐵門內,「哦……好美的花園。」他感到不安,因為他讀過「齊大非偶」。於是他的初戀就無疾而終。我們那個年代,窮小子只要考上醫科,鄉裡大戶人家,往往會找媒人說親:「供應學費,外加田地一甲,樓房一棟,畢業後娶他女兒」。因為醫生,鄉人視之為「舀井水的」,意指醫生賺錢如舀井中水,財源滾滾,取之不盡。據說現在某些地方,還有這種「齊大可偶」的現象。可見「齊大非偶」在我們那時是窮小子的戒律,而「齊大可偶」則要有被看中的條件。

掌握歷史脈絡,見縫插針

而今台灣戲曲學院京崑劇團,就要在創校六十周年系列活動中,以之為題材,於3月31至4月2日,假台北城市舞台推出新編京劇,將春秋時代齊魯鄭三國震動古今的史事,重新詮釋其所以「齊大非偶」,而又「偶非偶、非常偶」的底蘊,使之引人於其勝境,以見其恩怨情仇。《齊大非偶》的編劇是中正大學教授王瓊玲,她創作暢銷小說《美人尖》、《駝背漢與花姑娘》、《一夜新娘》。她又喜愛史傳,講授《左傳》;她注意到「齊大非偶」的史事,在《詩經》一而再、再而三的被吟詠,在《春秋》、《左傳》、《公羊傳》、《史記》中也被爭相記載,為此引發了她編為戲曲的興趣。她撰寫戲曲歷史劇的步驟與方法是:先蒐集文史資料,按年繫事,以掌握歷史脈絡,然後立下旨趣,再從史事中,找尋可以「見縫插針」的地方,於此渲染情節、虛擬意境,從而使之發人省思,誘人陶醉。她用這樣的「功夫」來編撰歷史劇,可說「既笨且拙」,但卻「有憑有據」,精神面貌宛然可睹,而得其三昧。因為既是關涉歷史,我們沒有元雜劇的時代背景,今日豈容「胡天胡地」;我們對待歷史人物,也不能使人再像陸放翁那樣感嘆「身後是非誰管得,滿村聽唱蔡中郎」。所以掌握歷史主軸,適當的加油添醋以投合觀眾脾胃,固然有待編劇者正確的歷史認知和生花的靈思妙筆,而那其實也才是編撰歷史劇的不二法門。王教授所遵守的史事大筋大節,如齊襄公和同父異母妹文姜亂倫私通長達二十六年;鄭太子忽兩度辭婚於齊,率兵助齊逐退北戎入侵,因兄弟爭立而奔衛四年;魯桓公與夫人文姜入齊會襄公,魯桓指斥文姜兄妺亂倫,齊襄因文姜泣訴而使公子彭生「拉殺」魯桓於其車乘之中;魯莊公子同是桓公與文姜所親生等,都與史事若合符節。但也有因關目布置所須而將史事略作牽合和時空易位的。如把魯桓與文姜婚事延後三年,又將鄭忽兩度拒婚歸併在文姜身上,以強化文姜傾慕鄭忽允文允武而不可得,在愛情上的失落與悲憤。又如將鄭忽質於周轉移於齊,以便與齊襄,文姜間有段裘馬豪興和感情糾葛的情節。更有為劇情的對比省思和結尾的縹緲餘韻,而有意刪節史事的。譬如鄭忽即位為昭公,甫三月,即逃亡入衛,四年後返國復位五個月便被殺;文姜則在鄭忽死後五年才去世。劇中則止演至鄭忽入衛,省去往後史事;以便在劇中為鄭忽「補恨」,使之「圓滿」於當場;並為文姜發掘幽微的心靈,使之宣洩長年亂倫的悲涼。而王教授之擅於「見縫插針」以填補情節,渲染意境,則發想於鄭忽入衛那四年,那四年於史無書。於是她虛構了「蒹葭」這位靈魂人物,取《詩經》「秋水伊人」之旨,用她來和文姜相互映襯,並作為鄭忽的愛情歸宿;使她在首場〈邂逅驚豔〉中就與文姜為知交的姊妹行;在次場〈射箭吟詩〉中,與鄭忽間有極為雋永的對答與唱和;更使她在三場〈退戎救齊〉中,發揮刀馬旦的絕藝,以「做打」來調劑排場。為了「調劑排場」,王教授也虛構三位丑角人物,一位是鄭忽侍從兼馬伕「郝愛吃」,一位是齊襄的侍從兼馬伕「吳仁義」,另一位是文姜的貼身婢女「賈可愛」。他們都以姓名見其為人,由他們三人在適當時機插科打諢,使人忍俊不禁,活絡氣氛。至於四場〈齊大非偶〉、五場〈齊魯聯姻〉、六場〈亂倫殺夫〉,則大大見出王教授剪裁、點綴史事的高超功力,幾於天衣無縫。而七場〈奔衛團圓〉也巧妙的藉助鄭忽和郝愛吃的機趣問答,交待齊襄被弒、魯莊即位、鄭國爭立的史實,將支離紛雜的事件,簡單輕易的帶過,而集中筆力來描寫鄭忽與蒹葭「死生契闊,與子成說;執子之手,與子偕老」的愛情誓言。

虛實運用,爐火純青

對於戲曲題材的運用,我曾經以「虛」、「實」為基準,分作四種類型:其一,「以實作實」,就是戲曲根據史傳雜說改編,其關目情節、人物性情很忠實的依照原本敷演,幾不加點染。這類劇作雖敷演容易,但不流於板滯者幾稀。其二,「以實作虛」,就是戲曲雖根據史傳雜說改編,但其關目情節有所剪裁和增飾,人物性情有所刻畫和誇張,由此而發揮作者的才情,寄寓所要表現的思想意旨。其三,「以虛作實」,就是戲曲故事是脫空杜撰的,但其內容思想卻能表達人們共同的心靈和願望。其長處在不受拘束,自由抒寫以馳騁才情;短處則在虛泛無據,費力經營;如非資質俊拔、涵養功深,很少不流於矯揉造作、空泛無根。其四,「以虛作虛」,就是戲曲故事也是脫空杜撰的,但所要表現的只是作者個人的「空中樓閣」。此類劇作未能植根於故實和群眾,所以如果不是成了曲高和寡的絕世之作,便是成為荒謬絕倫的下駟之品。如果以此四類型來衡量王教授的《齊大非偶》,那麼上述之四、五、六三個場次,便是運用了「以實作虛」的手法,而首場、次場、三場,和尾聲〈天各一方〉便是運用了「以虛作實」的功夫。她對虛實的運用,幾乎到了爐火純青的地步。

史記文 春秋筆 載不完人間情事紅氍毹 菊部台 訴難盡文史珠遺危脆心 纏綿意 禍福相倚自悲喜留與那 茶飯後 撫今古且嘆且疑

這是新編京劇《齊大非偶》的序曲,可以看出王教授此劇是要藉春秋史事,來傳達「危脆心 纏綿意 禍福相倚自悲喜」的深思妙諦。而我讀了劇本之後,卻只希望「天下有情的都成了眷屬」。當今之日,權勢富豪不再有「政治婚姻」和「金錢婚姻」;窮小子不再有「齊大非偶」的焦慮和「齊大可偶」的交易。然而令我感到高興的是,在王教授精心編劇之下,戲曲學院這次的演出,卯足全力,不假外援,無論導演、編腔、作曲配器、影像燈光,皆是自家本領;尤其演員老幹新枝,精銳盡出,不止個個進修學養,而且努力拜師學藝,以提升表演的品質。我相信他們的演出,必定令人刮目相看。

【台積電文學沙龍】蔡詩萍VS.張曼娟/鑼聲響起時
本報訊/聯合報
朗誦作家:蔡詩萍、張曼娟主持人:許悔之時間:3月31日P.M.7:30-9:00台積電文教基金會、聯合報副刊、孫運璿紀念館╱共同主辦地點:孫運璿科技.人文紀念館(台北市重慶南路二段6巷10號,捷運小南門站3號出口)免費入場,歡迎聆賞!

【慢慢讀,詩】汪啟疆/聆聽
汪啟疆/聯合報
1.維持蛋裡的姿勢發出聲來保證孵化節奏的囈語,多麼雄壯啊,我開始心跳了孵化前卵液濃稠黏到天地在蛋殼內的聲音。
擁抱過的聲音存細微暖度草垛鳥窩在季節維持著殼的悸動。
Echo,生命形成唯美部分且鮮活與韻律一同出現。2.時間被愛擠捏出一粒蛋樹在逗弄手指上的鳥兒們葉浪以氣勢帶出果實顆粒。Echo生命甘願蛻下自己的皮殼風帶沙旋轉,然後回歸靜寂。
美一子成熟滿俱時間彈性。強烈往徊、間歇、一條條風的Echo在小提琴弦上。成長裡聽到矜持之笑被夢扶著走出來美麗在畫框裡久久存在。Echo一隻鷺鷥占據田畝所有方格,翅膀搧起
Echo、禾稻和蔗田都在飛動3.抱緊蜂巢拍動了蜜蜂的舞蹈。鍋爐有氣勢把自己當地球顫動我愛、專注且痛苦;因抓不住妳
聆聽所發生,想及蛋由內裡啄破與外頭敲破響聲的差異……Echo我必須安靜於等待最初的孵化
聆聽春天和楓樹,即使等到所有時間全凝紅為葉彩,發出羞怯喊叫我們全然振奮的快樂頌。Echo雖然仍未抓住,但開始喜悅。

here+there=朱德庸
本報訊/聯合報
here+there=朱德庸

幾米/空氣朋友
幾米/聯合報
空氣朋友

  訊息公告
Email出現這些句話 小心被「秒刪除」!
非以英文為第一語的我們,用英文寫電子郵件時,更要小心別在匆促之間寫出一些很常見卻引人反感的句子,就讓我們一起來看看幾個例子,學習如何改寫這些句子,才能讓收信人從文字上感受到你的真心誠意,不會被「秒刪除」!

台北散步:麗珠什錦麵 嚴選用料澎湃又實在
來這裡必點的當然就是招牌什錦麵,不論炒麵、湯麵都很推薦!麵裡的用料更是不手軟,有虱目魚丸、劍蝦、豬肝、鮮蚵等,滿是新鮮的料。此外,也別忘了點一塊好吃的炸排骨,裹上一層薄薄的粉然後炸得恰到好處,咬一口令人直呼美味。

本電子報著作權均屬「聯合線上公司」或授權「聯合線上公司」使用之合法權利人所有,
禁止未經授權轉載或節錄。若對電子報內容有任何疑問或要求轉載授權,請【聯絡我們】。
  免費電子報 | 著作權聲明 | 隱私權聲明 | 聯絡我們
udnfamily : news | video | money | stars | health | reading | mobile | data | NBA TAIWAN | blog | shopping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by news. Bookmark the permalin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