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感/家在監獄邊

【or旅讀中國電子報】提供獨特多元的中國旅遊提案、文化觀察參照,讓你藉旅遊、深入生活之際,掌握其脈動。 【阿姆尼愛閱讀】電子報介紹好書,以閱讀帶給青少年豐富的心靈滋養和成長的力量,讓讀者們樂在閱讀。

無法正常瀏覽圖片,請按這裡看說明   無法正常瀏覽內容,請按這裡線上閱讀
新聞  健康  財經  追星  NBA台灣  udn部落格  udnTV  讀書吧  
 
幸福講義 手感
家在監獄邊
2017/03/22 第992期
訂閱/退訂 | 看歷史報份
 

手感
文/王定國
寫作如果是深及內在的活動,有如進行心靈深處的探索,那麼,我所迷戀的釣魚其實也是,靠一條細線就能探索水底的世界,哪怕深不可測,傳來掌心的音訊卻像霧中一抹微笑那樣魅人。 惠蓀林場後方的北港溪,賞楓聖地東麓的萬大北溪,德基水庫沿線的狹長水域,或屬於大甲溪支流的天冷釣場,還有最遠的丹大林道、差一點讓我墜入萬丈崖谷的陳有蘭溪……,每一處的探險我都去過,好比一種狂熱的朝聖,但也更像一個旅人千里獨行。 我最愛的還是那些隨著海拔起伏,偶有落瀑穿山而出的森林野溪,那種祕境未經多人踩踏,隨時呈現著水鏡般的清澈與原始。我不僅常去涉獵,還曾為了追蹤野溪的流向,迷失在一直走不出去的樹林�堙A整條溪水被不知名的雜木林覆蓋,繞一個彎卻又忽然裸裎在開闊的谷地上。 躲在落瀑下方的岩洞�堳奕芋A前後耗去了多年的時光。 釣竿十八尺,採用重鉛式的沉底釣法,吐司當餌,麵粉遇水膨脹漂流,像放風箏那樣被一顆鉛錘定位在底層的沙礫中。喜歡逆流衝刺的大型苦花,每一尾好像都認得我,牠們透過水面的滾浪波光,似乎看得見一個男子遠離人群,一來就是整個下午黃昏,不說一句話,連一聲咳嗽都很輕微,帆布背心的暗袋�娷繭菑@把脫鉤器,等著撐開牠們的喉嚨然後放游在竹簍中。 一直到慢慢發現牠們不再理睬,我只好沿著蜿蜒水域退守到平緩的山鄉,那�堛疑u區和淺灘頗多溪哥、闊嘴郎之類的雜魚,卻也有可愛的小石斑藏匿其中,喜歡躲在激流下的岩石後方,隨時環伺著上游漂來的藻類和昆蟲。 孤獨的獵者,一個人專程來,帶著背包�堛甄疵K午餐。 那時大地震還沒來破壞生態,溪床兩岸常有峭壁孤松,野雁老鷹四處穿飛起落,唧唧叫的翠鳥時來時往,白鷺鷥則是一副嫻靜淡泊,兩隻長腳隨時準備騰起,一個箭步叼起小魚便轉身飛走。 我備好了釣組,拋竿沉入水底,再把那條看不見的細線輕輕繃緊到竿尖,水底的動靜立即傳來掌心,這時的右肘略微抬舉,懸空的手掌便如同一個小型接收器仰望著天空。 我開始傾聽魚類的聲音。 亂瀨�堛漱p石斑,體形不大,拉力卻是溪中之王,就餌時通常都是非常迅快的觸擊,傳到手心是一聲哆、哆哆、哆哆哆的短促音。急瀨下的苦花則異於常魚,牠既想要抗拒美食的誘惑,卻又耐不住高山峻谷的冷冽孤絕,頗像個隱士不斷地徘徊餌邊,一直困頓在飢餓的殘念�堙C但牠一旦發現食物即將漂走,最後還是會鼓起勇氣一搏,吃餌的動作簡直不顧是否還有來世,毫不戀棧一股美味是否應該慢慢品嘗,一瞬間大口吞下,那聲音很像一塊蘿蔔乾突然塞入喉嚨,音節簡單低沉,一聽就知道深及食道,再也無法輕易逃脫。 有人問我封筆的歲月所司何事,一律答稱釣魚。 其實最常面臨的還是釣無可釣的空靜時刻,當魚訊平靜無波,一次又一次的等待落空,唯一得到的莫不就是安靜過後的那種死寂。所有的鳥雀飛盡,天空不再藍或白,整條溪水無色也無聲,僅有的意識只好貫注在水底的沙礫中,彷彿看得見魚群來到餌邊竊竊私語,有的輕啄兩下又瞬間溜走,有的故布疑陣和我來回戲耍,尾鰭不斷捲起迴盪的水花,待我緊急收竿時才知道又是空忙一場。 然而我還是像個苦行僧繼續走向荒野,憑著一條細線深入森林谷地,四處尋覓寂靜的隱密之林,那人煙罕至的地帶總有一彎水澤,像小時候曾經失去的夢,我隨著流淌的綠光慢慢找到安靜的自己,直到收竿折返,爬到某個荒村小站等車回家。
 

家在監獄邊
文/周淑慧
我幾次和家人或朋友到臺南旅遊,都會不由自主繞到西門路與永福路間短短的和意路上來回流連。半世紀前這條路叫新生街,是臺南監獄和南監宿舍的所在,也是我的出生處,一個裝滿童年回憶的地方。兒時印象中的日式通鋪老房、半倒的土牆、母親蹲著洗衣服的水龍頭、兒童赤腳追逐的嘻笑聲,一幕幕如在眼前晃動的蒙太奇電影。待我回過神來,眼前只是一片燒焦的廢墟,以鐵皮草草的封鎖著,門上掛著一塊說明牌寫著「市定三級古蹟―日治時期臺南刑務所官舍」。一個破舊不起眼的職工宿舍,在十年前遭遇祝融之災後本該拆除,卻因它的日本血統意外被保留下來,還成了古蹟。 歷史真是充滿嘲諷,我童年記憶中灰色陰暗的大雜院,卻在我髮白之際被判為市定古蹟,說是饒富歷史與建築意義,見證時代的變遷,值得保留。但對於住過這老屋苟活過日子的人而言,歷史與建築是不具意義的,那些經歷過的甘苦歲月,才是忠實的見證,像定格般的嵌在腦海中,永遠抹滅不去。 所謂「日治時期臺南刑務所官舍」,指的是位在舊臺南監獄斜對面的宿舍群落。父親因在監獄服務且有家眷,故配住有眷宿舍。那是個東西走向,通鋪式的日本木造建築,十幾戶人家棲身於一個大屋頂下,每戶僅約十二個榻榻米大。我家位在東邊這一頭的第二戶,沒水沒浴廁,必須穿過公共通道走到西邊頭的共場才能使用唯一的水龍頭,和四間公共廁所。那公共通道的採光非常差,即使大白天也是黑漆漆的,走在其中要非常小心,否則很容易踢到各家置放在走道上的炊具和木屐。 那時,我家這一頭屋外有顆大榕樹,枝繁葉茂,氣根橫生,很像老公公的長鬍鬚,孩子們最愛抓著盪鞦韆。樹下有片半倒的土牆,婦女們都會拿著板凳到此乘涼,她們一面看著孩子們繞著榕樹嬉戲,一面總結各家的長短,交換所有的流言蜚語。這些媽媽們絮絮叨叨的時候,手都沒閒著,有的打毛衣、有的折菜、有的哺乳。有次一位媽媽抱怨她孩子不肯吃藥,咳嗽一直好不了,其他媽媽讓她把孩子抱來,一個抓著孩子的腳,一個掐緊他的手,另一位媽媽拿著湯藥等在一旁,趁娃娃張嘴嚎哭時,一湯匙把藥水灌進他喉嚨�堙A集眾人之力完成絕地任務。我喜歡看這些媽媽們七嘴八舌出主意,哪個孩子要摔著了,就會有人要他去擦醬油、抹牙膏,甚至有人拿熱毛巾來幫敷著(那時沒有冰敷的觀念),雖然主意不見得高明,但關懷的氛圍充滿著人情味。 那時我們年幼,上公共廁所不方便,母親就準備了一個搪瓷夜壺,權充馬桶,讓我們在屋內就能解決。我有次在西邊共場那頭玩,一時尿急,就跑去用公共廁所。日式的建築都是底座架高,廁所也不例外,我費力爬上兩層階梯,打開大門,一眼就看見兩隻蟑螂爬在牆上和便池上,地板上濕答答的還有穢物,濃重的阿摩尼亞味嗆得我幾乎吐出來,一個踉蹌,我摔下階梯,尿濕了一身,狼狽萬分又驚嚇不已。從此我視上公共廁所為畏途,寧可憋尿到底,也絕不輕易使用讓人害怕的公廁。 大雜院的婦女們每天聚在水龍頭邊洗衣服,孩子們就在一旁的空地玩耍。盛夏時節很多孩子都打著赤膊,更小的小孩甚至光著屁股到處跑。有些孩子的肚皮鼓得好大,媽媽說他們肚子�堛讕峞C一次,一個孩子在水龍頭旁的小水溝解大便,一位鄰居媽媽看到孩子屙出長長一條東西,忙喚他母親過去看看,他媽趕著過去一看大叫:「夭壽!係蟲啦!」立刻忙著把那物拉出來,一旁玩耍的孩子都圍過去看那條蠕動的大蟲,大家瞪大眼睛拍著胸脯驚呼:「蚯蚓怎會進到他肚子?好可怕哦。」母親怕我們也長蟲,買來打蟲藥,前一晚不讓我們進食,第二天一早讓我們服下,說是「蟲餓了一晚,就會吞下藥死掉,這樣就不會在肚子中喝你的血」。服藥後,我提心吊膽了好幾天,怕自己也會拉出一條大蟲來。 木造的房子容易招跳蚤,蚊子也多,我的腿常常被咬得紅通通的,長年因抓癢化膿,流著血水,逼得母親每隔幾日就要泡硫磺粉給我洗澡。但總是好了一、兩天後,大腿上又開始長膿包,鼠蹊部的淋巴結也連帶腫大。母親見我喊疼,只得抓起我橫躺在她腿上,用力幫我把膿血擠出來。多年後,我成為人母,看著遺傳我壞皮膚的兒子,整條腿發滿「紅豆冰」,也是愛抓癢搞得手腳都是血水。我心疼看著那血紅色的印記,直覺地一把將他抓來,橫在大腿上,使勁擠出膿,擠著擠著,眼睛漸漸發熱,此情此景,似曾相識。 那時母親想盡辦法除蚤滅蚊。當年最好的滅蚤劑就是DDT,每次要噴劑時,母親都如臨大敵,先把我們趕出去,頭上包好頭巾,然後閉氣噴劑,再把拉門緊緊關閉。要等上三十分鐘才能開門通風,等味道散去了,我們才能入房。即使如此,房內仍間斷飄著DDT的餘味,大約要等上半天,味道才會完全散盡。另一個除蚤大事就是曬榻榻米,爸媽會選個大太陽天,把屋�堛犖f榻米搬到半倒土牆邊曝曬。這是個大工程,母親得先把所有的寢具、衣物、鍋碗瓢盆收拾到壁櫥中,兩個大人再合力挪動屋內唯一的一張大床,騰出空間,好抬起榻榻米。來回幾趟,兩人已是揮汗如雨,平時嫌小的房間,這時卻好像搬不完似的。榻榻米曝曬一段時間後,母親會用掃帚的長柄棍用力拍打蓆面,這時就會有黑色的小蟲爬出蓆面,像熱鍋上的螞蟻亂跑,孩子們見狀一湧而上,拍下黑蟲,一腳踩死。 那樣的環境對大人來說是侷促、刻苦的,但對無憂無慮的孩子們來說卻是極其有趣的。大家從不缺玩伴,只要到隔壁的門前一喊,就可招到一幫人來玩躲貓貓、跳房子、打彈珠。女孩們喜歡搞閨蜜遊戲,今天我跟你好、明天又不跟你好,常見一群女孩中有人嘟著嘴跺腳。男孩們玩起遊戲則是全神貫注,好像要拚命。我最愛看他們打「ㄤ仔標(紙牌)」,先把一落紙牌用力甩到地上,大家依序用自己的紙牌把前一人的紙牌彈開,紙牌彈得最遠的就算勝出,可以收走所有玩家丟出的紙牌。他們對勝利這回事非常在乎,有人出手前必先握著紙牌吹氣、有人則掐著紙牌默視數秒,接著使盡全力擲出。有些人出手的瞬間,額頭上的青筋都暴起來了。勝負頃刻決定,贏的人驕傲地收拾紙牌,輸的人則漲紅著臉,看著自己心愛的ㄤ仔標落入對方之手,心�婼L算著下一輪如何扳回來。他們大概太在乎輸贏了,遇有勝負難分時,誰也不讓誰,旁觀者也各自為著自己的哥兒們吵起來,先是比聲音大,接著彼此拉扯,最後扭打成一團,好不熱鬧。這時大人出場了,各家的父母揚著竹棍來抽人,棍子當然比拳頭疼,孩子們抱著屁股,一哄而散。過兩天這一群先前打得你死我活的人又高興地玩在一起了。我從小就欣賞男孩子們這種不記夙仇的性格,比難搞的女生容易相處多了。 那時的童玩都很簡單,只要撿起一塊石頭,在地上畫上幾個格子,就可以玩跳房子。這是考驗平衡感的遊戲,得單腳把一塊小石頭,從這格踢到那格,且不得壓線,能跳完所有的格子,就算贏。贏的人總是一個長腿女生,梳著兩條辮子,跳起來時,辮子一蹦一蹦地,贏了之後,把頭一甩,辮子就飛到身後,那睥睨自得的樣子,真是羨慕死人了。我們還會把橡皮圈接起來玩跳繩,有些孩子彈性很好,能跳得老高,而我總是那個繩子升到小腿高度就碰線「死掉」的,每次都被罰在一旁拉繩子,乾等著下一個「死者」來替換。我的運動神經不發達,每次玩遊戲總是很快出局,要玩團體遊戲選隊友時,我總是被晾在一旁,直選到最後,沒得挑了,才勉強入列。兒童的世界有時也很殘酷,即使玩遊戲,也都有物競天擇的規律,老是砸鍋的人,總會落到沒人想和他玩的命運,我每次早早出局時,最怕聽到「不和你玩了啦」。 大雜院固然存有我滿滿童玩的足跡,但我最愛的遊戲場卻在監獄�堶情C那時的人情味濃,大家有時會帶孩子到辦公室玩,沒有人會覺得有什麼不妥。我很喜歡跟著父親去辦公室,因為父親的雜役大保哥會變魔術給我看。大保哥因誤交損友,犯案入獄,他因犯行輕微,在獄中表現良好,加上寫的一手好字,就被調出來幫忙一些雜務,所以被稱「雜役」。雜役是獄中所有受刑人夢寐以求的工作,因為蹲苦窯的日子難熬,雜役可以離開悶熱的舍房,到外面活動,在不自由中享有一定的自由。大保哥很會逗我玩,最常拿出一堆撲克牌,要我挑一張,然後放到身後,一會兒伸手出來,那張牌就再也找不到了。這種騙小孩的把戲,大保哥和我都玩得很起勁。 大保哥很會畫圖,一隻鉛筆在手,幾筆就能畫出栩栩如生的花草鳥獸,我簡直崇拜得要命,總吵著要他教我畫畫。他會拿出一些簡單的圖片,讓我照著畫,等畫好了再幫我補強,我看著自己的鬼畫符,被他幾筆就修得有模有樣,更是折服。有次聖誕節將屆,他送我一張聖誕卡,那是一幅美麗的景色,一片雪茫茫的圖畫上綴有金銀色的小亮片,寬闊的原野上矗立著一幢帶著煙囪的小屋,十字窗中透出溫暖的黃光,聖誕老人身著鮮紅的衣帽,駕著馴鹿拉的雪橇奔馳而來。我從未見過這麼美的東西,聖誕老人白色的大鬍和開懷的笑容、長著大角的斑點馴鹿、白雪覆蓋的煙囪小屋,再再令我瞪大了眼,像見到了仙境。那張卡片讓我高興許久,小心翼翼地收藏著,沒事時就拿出來摸摸那金銀色的亮片,像收藏一個夢般,心�媟Q著將來一定要到圖畫中走一回。 一天我聽到父親問大保哥:「你前兩天是不是被打了?」他不好意思笑了笑。「那你為什麼不告訴我?」父親有點不高興。「打兩下有什麼關係,」大保哥搔著頭怯怯地說。監中有自己的文化,弱肉強食一定免不了,但在龍蛇雜處的圍牆世界中,一旦示弱,就會被盯上成為待宰的獵物。父親有責任保護自己的雜役,但大保哥始終不願意托出,氣得父親脫口而出「簡直是墊底的。」我年紀稍大後,把這件事翻出來問父親,到底那句話是什麼意思?父親有點訝異我還記得這事,他略遲疑一下說,大保哥其實膽子很小,根本不是犯罪的料,卻因替人把風被供出,同夥真正動手的反而脫身了。他因教育程度不錯,能讀能寫,被選來當雜役,是所有受刑人求之不得的事,等於拿到一張護身符,誰知還會被欺侮,而且挨了揍後竟不敢吭氣,簡直就像紅燒獅子頭中墊底的白菜,永遠撐不起場面,最後成了一堆爛糊。我聽了這直白的比喻,噗嗤大笑,但心中也不免喟歎,紅樓夢中活在繡閣帷帳內的林黛玉尚且會說家庭諸事「不是東風壓了西風,就是西風壓了東風」,更何況是監獄這麼複雜的地方,要能保護自己不被壓倒已經不易,更何況是成為去壓制對方的東西風。大保哥像鍋爛白菜般任人宰割,看來實在「沒種」,但那是膽小的他在一顆顆燙口的獅子頭中避禍求生的最好方式了。父親語重心長的告誡我「千萬不要當墊底的」。這句話,像一支針插在我的脊骨上,在往後的日子中驅動著我力爭上游。倒不是我有多麼受教,實在是一想到那墊底白菜的爛糊狀,和大保哥摸頭傻笑的樣子,就覺得全身發麻,逼著自己非努力不可。 大保哥出獄後,仍和父親保持聯絡。他以自由之身帶著女朋友來看我們,還帶我們去延平郡王祠騎那高大的銅馬。他和父親成為真正的朋友,常常魚雁往返,相互關心。那時大保哥已逐漸擺脫「墊底」的恥辱,他闖蕩電視圈有成,和當時一位知名的製作人結成拜把的好兄弟,一起製作一個頗受歡迎的歌唱節目。 我對臺南監獄的記憶一直是溫暖的,可能是因著對大保哥的好感,加上年幼對「罪犯」毫無概念,在監獄玩耍並不懂得害怕,看到全身刺滿龍鳳的受刑人,還會好奇過去探究。那些受刑人知道我們是主管的孩子,對我們也很親切,會主動指著胸前的刺青說「這是關公」,還蹲下身讓我摸摸那藍色的圖騰。我真正對受刑人感到有點畏懼,是有次監獄辦康樂會的時候。 那時民間團體會到監獄慰問受刑人,其中也有康樂隊來表演。聽到康樂隊要來,不只受刑人興奮,連職員都很高興,實在是當時社會太保守單調,很少有什麼娛樂活動。當天左鄰右舍的孩子們都跟著大人到監獄管制區內的禮堂看表演。之前我來時都只能在辦公區待著,這是我第一次進入管制區這個戒備森嚴的神祕世界。我們過了兩道柵欄鐵門,來到禁錮世界,右手邊是一塊籃球場大的廣場,左手邊是木造獨棟的大禮堂,更遠處就是受刑人住的舍房區。管制區內很忙碌,管理人員押著三三兩兩的受刑人往來辦事。獄中是個小型社會,有固定的作息,也要煮食、也需漿洗、也有修繕,受刑人必須「下工廠」做事,否則一旦閒下來就很容易滋事。 大禮堂中除了約一公尺高的舞臺外,空空蕩蕩的,連張椅子也沒有,那我們該坐哪兒呢?我很快明白,我們得跟受刑人一樣坐在地板上。果然不久,一隊隊人馬進來,一聲令下所有人席地而坐。我望著前後左右的受刑人,人人帶著水杯、零食,好像要出去遠足一樣,大家隔著好遠打招呼,興奮得很。表演很快開始,我也即將見識受刑人的瘋狂。 禮堂內的氣氛極為熱絡,剛剛列隊進來時還井然有序的人,一聽音樂響起,立刻就變樣了,口哨聲、吼叫聲此起彼落,high到不行,一旁的管理人員也不攔阻,笑著由他們鬧。我被淹沒在虎背熊腰的人山中,根本看不到舞臺上的演出,忙著爬起來找最佳位置,突然間人縫中塞來一粒紅紅的大蘋果,我根本沒看清是誰給的,就閃過了。我抱著蘋果趴在舞臺邊,著迷看著臺上七彩閃亮的旋轉燈,後來又覺得音響震耳,就往後面找其他位置。一位受刑人又遞來一個搪瓷杯,�堶惇O冒著氣泡的黑色飲料,我猶豫著不敢接,他笑著點頭鼓勵我喝,我抬起頭看到父親遠遠的望向這兒,他點點頭表示可以,我才敢接下,抿了一小口,味道涼涼的,苦中帶甜,非常陌生的滋味,我蹙著眉不知該吐出還是吞下。那受刑人見我表情可笑,樂得說:「這是沙士。」我第一次聽說「沙士」這種東西,搖著頭把杯子推回去,跑向父親。此時,受刑人一陣騷動,口哨聲震頂,天花板幾乎要被掀掉了。原來一位舞者曼妙上臺,她身著肚皮舞服裝,上身以亮片和羽毛點綴,肚皮中空,下身是半透明紗長褲。以今天的眼光來看,仍稱得上性感,更何況是那個年代,又在監獄中。所有的受刑人被撩得坐不住了,紛紛站起來,或鼓掌、或揮汗、或狂叫,每個人的臉漲得紅通通的。她跳得專注,根本不理會滿室的野獸吼叫,每下一次腰,就引來一陣陣口哨聲,禮堂內充滿腎上腺素過分分泌的張力,那種震懾力量,狂野中帶著幾分殺氣,讓人不寒而慄。我被這種瘋狂的場面嚇到了,緊緊抱著爸爸的大腿,把臉埋起來。父親輕拍我的背,連說:「別怕,別怕。」一曲舞畢,全場歡聲雷動,女舞者款款裊裊下了臺,所撥起的激情久久不息。真虧她能從容表演,也真虧了父親那一代的獄政人員,有泰山崩於前而不變色的本事。那天康樂會接近尾聲,樂隊剛奏起結束曲,管理人員即出來高喊「起立」,所有受刑人聞聲立刻斂色起立,前後左右對齊站好,在「回舍房」聲中,各隊帶走。前一分鐘還滿室陽剛叫囂聲的禮堂,就像船過水無痕般,又恢復原先空蕩蕩的樣子。 隨著父親工作的異動,我們住過不同地方的宿舍,但南監老木屋令我印象最深刻。那是環境最克難的居屋,比貧民窟強不了多少,卻在我人生記憶中占有重要地位,它給了我生命中的第一張聖誕卡、第一顆蘋果、第一口飲料。它讓我理解父親的工作與一般人不同,雖然父親有時自嘲自己:「不過是個牢頭而已。」但他從不輕賤自己的工作,我也從來都覺得父親很了不起,不卑不亢、無畏無懼,能在那種有危險性的地方工作,而且做了一輩子。我以做為一個牢頭的女兒為榮,在往後的人生中,努力發揚父母所傳給我的DNA,不卑不亢、無畏無懼。我終於親眼見到那雪地中帶著煙囪的小屋,真的和卡片中一模一樣;我嘗過許多珍奇異果,但懷念的仍是那最初的蘋果滋味;我住進現代化的電梯大樓,但夢�堜瓵Ⅹ隍漱摒O那幽暗的長長通道,與長鬚隨風而舞的老榕樹。那些半世紀前的記憶仍時時牽絆著我,而我也偶爾回去憑弔那一片焦黑的廢墟,空氣中彷佛仍有DDT的氣味、周圍好像又迴盪著大雜院充滿生命力的嘈雜聲,在那化做焦炭的古蹟中,曾有那麼一群人活出說不完的故事,而我會永遠記得他們。
 
粉領族挑保單 有撇步
由於人生各階段責任與經濟能力不同,在保單規劃上有所不同,壽險公司以女性職場人生兩階段,提供粉領小資女與多金勝女二類型建議,透過保單給自己足夠保障,也幫自己做好老年規劃。

打擊兒童情色交易的幕後功臣
透過 TraffickCam,民眾可以拍下飯店房間的照片以幫助找出罪犯的位置。這個創新的軟體會比對地毯、傢俱上的樣式以及飯店或是汽車旅館內的其他物品,提供一系列兒童可能被拍下照片的地點清單。

 
Copyright © 2007 講義雜誌.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禁止擅自轉貼節錄
  免費電子報 | 著作權聲明 | 隱私權聲明 | 聯絡我們
udnfamily : news | video | money | stars | health | reading | mobile | data | NBA TAIWAN | blog | shopping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by news. Bookmark the permalink.